袖珍国家:意大利为什么不一举拿下梵蒂冈

发布时间:2019-11-18   转载请注明:http://www.qunshenglaowu.com/fandigangjunshi/2019/1118/1701.html 
字号:

  

袖珍国家:意大利为什么不一举拿下梵蒂冈

  然而公元395年横跨欧亚非的罗马帝国一分为二,教会处于分裂出的西罗马帝国治下,公元5世纪时,西罗马帝国遭到蛮族的不断入侵,于476年被东哥特人灭亡。西罗马灭亡后,其原有领土陷入无主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意大利的基督教会组织起来,在罗马主教的治理下,逐渐成为意大利中部地区事实上的世俗统治者。七世纪至八世纪上半期意大利半岛存在三种势力:拜占庭、伦巴德和教皇的势力。虽然拜占庭实行的是皇帝教权主义的政策,即在宗教问题上由皇帝做出决定,但在伦巴德人入侵罗马时它又无力保护教皇。拜占庭的援助既然不能依靠,教皇开始寻求法兰克的保护并如愿以偿。751年,拜占庭在意大利的领土最终全部沦丧于伦巴底人之手,由此伦巴底对教皇构成极大威胁,教皇司提反二世通过向法兰克人领袖“矮子”丕平大献殷勤,从而解除了伦巴底人的威胁。 时至1870年下半年,教皇退至梵蒂冈,教皇国已俨然成为一弹丸之地,对于强大的意大利军队来说,夺取梵蒂冈,易如探囊取物,攻下梵蒂冈,统一大业即可完成,胜利就在眼前,然而兵临梵蒂冈城下的意大利军队为什么停止不前望而却步了呢? 风云变幻,如今,作为世界最负盛名的袖珍国,梵蒂冈有着辉煌的过去。但是现在,梵蒂冈像其他欧洲小国一样,与世无争,安静地躺在罗马城的西北角,等待着全世界信众叩临的脚步。 但自一步步进攻教皇国时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此时的矛盾已不是对外矛盾而是意大利国内的教权与世俗权力的矛盾,对于民众来说就是到底该拥护世俗领袖的国王还是精神领袖的教皇,这个问题即使在当时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后、宗教势力有所减弱教皇地位有所下降的情况下也无法完全使世俗权力取得绝对性胜利,但1848年欧洲革命后兴起的民族主义加强了世俗权力的力量,因此即使统一的力量使横亘在中部的教皇国退缩为梵蒂冈时,也无法一举将后者攻占,支持统一的是民众,支持保留教皇及梵蒂冈的也是民众。 司提反采取了一系列向丕平示好的行动,包括批准后者废黜墨洛温王朝末代国王希尔德里克三世而自立为王。司提反还封丕平为罗马贵族。作为回报,丕平率军在754年进入意大利。在此后的两年中,他平定了意大利中部和北部的许多地方。丕平把这些地方交给教皇及其继任者进行统治。于是出现了教皇国。800年,教皇利奥三世通过为查理曼大帝加冕,使罗马教会(及其领地)摆脱了臣服于东罗马皇帝的从属地位。从此之后,罗马教皇成为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最高宗教领袖。 其次,意大利王国目的是解放罗马,当王国的军队兵临梵蒂冈城下时他们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的,更确切说,他们超额完成了目标,因为在兵临罗马城下时,意大利王国的预定目的是只要台伯河东岸的罗马城,他们在攻陷罗马城之前,作为和谈的条件之一,意大利王国曾经提议以台伯河为界,将河西“利奥城墙”以内的西半部罗马城保留给教皇,并允诺教廷可以在此城内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但是这个提议遭到庇护九世的拒绝。于是意大利王国名正言顺地拿下了罗马城。既然已经拿下了罗马城,也就没有必要为一个小小的梵蒂冈与教皇弄得你死我活。 再者,撒丁王国(意大利王国前身)在北部统一进程中相继驱逐了奥地利和法国,新生的意大利可谓已处处树敌,再加之刚刚完成统一的军队已是人困马乏,新生的意大利十分脆弱,而天主教在法国奥地利等欧洲国家影响深远,教廷与教皇在欧洲上至国王贵族下至民众百姓威望极高,被围困的教皇称自己为梵蒂冈囚徒正好给观望的欧洲列强以极其明显的求救信号,奥地利也因失去意大利北部地区而耿耿于怀,在他们眼中,教皇的求救正是一个对付意大利的绝佳借口,历史上打着教皇名义的战争比比皆是,因此意大利王国对梵蒂冈中教皇的步步紧逼极有可能使外部干涉的战争一触即发,留住梵蒂冈,因此,留住梵蒂冈似乎成了王国的必须之选。除此之外,意大利早就有确立国中小国的经验,从在先前征途中对圣马力诺的保留中就可见一斑,其实在欧洲,保留小国的现象司空见惯,应急管理软件开发项目公开招标公告,如此一来,梵蒂冈的保留实在正常不过。 首先,天主教在意大利甚至欧洲根深蒂固影响广泛,在民众眼中国王只是他们世俗的领袖,而他们精神的领袖则是教皇,当撒丁王国在北部驱逐强大的奥地利和法国的势力时,那时的矛盾在于对外矛盾,因此意大利可以军民同仇敌忾全力以赴驱赶外敌,因此王国的军队在面临强大的奥地利和法国时仍能所向披靡。 “梵蒂冈囚徒”时期从1870年一直延续至1929年。此时意大利统一已有69年,教皇国灭亡也有59年,教廷对意大利的长期敌视和抵制已经显得不合时宜。1929年2月11日,教皇庇护十一世的代表与意大利王国代表在罗马的拉特兰宫签署了解决双方悬案的最终协议,即拉特兰条约。 0.44平方公里有多大,相当于60个篮球场,相当于两个鸟巢,以同等面积的正方形来计,梵蒂冈等同于一个边长为0.663千米的正方形,如果你还未直观地感受到它的袖珍,那么,找一块空旷的场地,依次向北向西向南向东直走663米,于是,梵蒂冈便成功被你圈在了里面,如果暂且忽略梵蒂冈的形状,以人平均1.5米每秒的步行速度来计,绕梵蒂冈一圈只需29分钟。 根据拉特兰条约的规定,教廷最终承认意大利的统一,以及罗马成为意大利首都。意大利王国承认教皇在梵蒂冈城堡内至高无上的权威和世俗统治权力,梵蒂冈城堡成为独立的梵蒂冈城国。此外,条约还规定了天主教及教会在意大利的政治地位,意大利王国对意大利统一战争期间没收的教会财产进行了最终赔偿。从法理上说,延续了11个世纪的教皇国在1929年2月11日这一天正式灭亡,由梵蒂冈城国取而代之。 1848年,欧洲爆发自由主义革命,其首先发起地点为意大利的西西里岛。1848年11月16日,罗马市民走上街头游行,要求教皇国实行社会改革、指定民主政府、以及对奥地利宣战。11月24日晚,教皇庇护九世化装为普通教士逃离罗马,前往两西西里王逃难。市民在1849年1月21日举行了首届自由选举,以组成制宪会议,2月8日,制宪会议宣布成立罗马共和国,以三人执政委员会为元首,教皇仅保留宗教领袖的地位。意大利爱国者及军人朱塞佩·加里波底组织了一支名为“意大利军团”的志愿军,成为罗马共和国的武装部队。教皇向天主教国家求救,法国总统路易·波拿巴遂联合奥地利出兵干涉。 保留梵蒂冈保留教皇也有现实的优势考虑,教皇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定程度上说,教廷离谁近,谁就有天然的优势,就可以通过教皇对其广布于欧洲各国的信众施加影响,从而一定程度上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绝佳效果。1077年1月,德皇亨利四世冒着风雪严寒,前往意大利北部的卡诺莎城堡向教皇“忏悔罪过”,三天三夜后,教皇才给予亨利四世一个额头吻表示原谅,虽然这不能说教皇受谁要挟,但足以证明留下教皇有着不可预料的优势。再者,从世界范围来说,天主教有着全球六分之一的信众人数,依此梵蒂冈拥有和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一样的文化影响力,这对罗马意大利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优势。做为世界最小国家,相对于第二小的摩纳哥和圣马力诺、列支敦士登等小国来说,梵蒂冈更加举世瞩目,这样一来,必然促进罗马甚至意大利的旅游业发展,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如此之小的梵蒂冈相较于南欧强国意大利可谓大蚂蚁较于大象,而且梵蒂冈处于意大利的包围之下,悬殊的实力和四面受敌的战略位置,无时无刻不使意大利吞并梵蒂冈易如反掌,但事实却是,梵蒂冈与意大利已和平共处89年之久。那么,梵蒂冈为何屹立于亚平宁半岛89年而不倒?要想得到答案,不得不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罗马帝国。 1859年第二次意大利独立战争后,撒丁王国从奥地利手中收复了伦巴底地区,加里波第则在两西西里王国发动革命,推翻了波旁家族的君主。加里波第试图在南意大利建立共和国,但是撒丁王国请求法国出兵,将意大利南部纳入自己的版图。在得到法国的允许后,撒丁军队于1860年挥师南下,先在当地居民的配合下征服了教皇国东部三分之二的领土,随后进入两西西里王国。当年年底,这些被征服的领土都被撒丁王国正式吞并,统一的意大利王国正式诞生。此时教皇国仅剩下了以罗马城和拉齐奥地区为中心的三分之一领土,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驻扎在罗马的法国军队撤回国内,9月20日,王国军队攻占罗马,教皇国灭亡。庇护九世退缩至梵蒂冈城堡内,并宣布自己为“梵蒂冈的囚徒”,以示对意大利强行吞并教皇国的抗议。 法奥军队此后继续追击加里波第军团,迫使加里波第率众前往圣马力诺避难,并将其军队解散。庇护九世在1850年4月重返罗马。法国军队驻扎在罗马城中,以保护教皇。 早在罗马帝国时期,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给予基督教合法地位,从此,教会开始得到帝国贵族源源不断的资助。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乌干达建筑
美国明星
赞比亚科学
里约赛事